当前位置 > 首页 > 公众参与 > 正文

为搞清楚北京的公园有什么鸟,5136 人(次)走了1740公里

时间 : 2024-02-05     来源 : 中国环境     作者 : 肖琪     点击 : 次     

       “如果把每个公园的鸟类调查(简称“鸟调”)次数乘以样线长度然后相加,我们得出了全年的总鸟调里程 1740 公里,比北京到上海的高铁距离还要远。”自然之友野鸟会(以下简称“野鸟会”)会长陆莉告诉中国环境报记者:“2023 年全年,野鸟会在北京市的12 个公园进行了 332 场公园鸟调,不仅活动覆盖范围越来越大。而且得益于宣传工作的开展,鸟调活动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公众参与热情持续高涨。”

新增沙河公园,开展鸟调同时组织公众观鸟活动

       “园子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锡嘴雀的声音,我们可以尽情观察它胖墩墩的身影。”观鸟爱好者“金龟子”在不久前参加了野鸟会在沙河滨河森林公园(简称沙河)组织的鸟调活动,观鸟的乐趣在她的笔下流淌:“各种山雀在枝头鸣叫,地面上三四只戴胜闷头啄食,红尾斑鸫、斑鸫和赤颈鸫混成小群也在地面翻找食物。”

       据了解,截止到 2023年12月底,野鸟会对12个公园进行了鸟调,按照开展时间依次是圆明园、天坛公园、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园、国家植物园、玉渊潭公园、柳荫公园、红领巾公园、通明湖公园、望和公园北园,云岗森林公园、海淀公园和沙河滨河森林公园,其中沙河为 2023 年新加入的公园。

       陆莉告诉记者:“调查方法主要采用样线法,每次调查时间从早上7:30开始(冬季为早上8:00开始),以1km/h—2km/h的速度沿固定样线行进,采用双筒和单筒望远镜观察和记录样线两侧看到和听到的鸟种和数量,如遇到鸟多或其他特殊情况时,可停留片刻,水鸟数量记录采用直接计数法,力求全面、准确,尽量避免重复记录。对于不能确定其种类的可大致确定其分类再记录,如某柳莺﹑某鸫;对于完全不认识的鸟,则尽量描述其形态或叫声,以备以后确定、补充。”



自然之友野鸟会带领公众在奥森公园观鸟。

       除此之外,在开展鸟调的同时,野鸟会还组织开展带领公众观鸟、认鸟及科普教育等相关活动。带动公众了解北京公园的自然资源及园林管理状况,增进人们对公园生物多样性的直观了解。

       据了解,2023年北京市公园鸟调活动比上一年度增加了40 场,参与鸟调与观鸟的公众为 5136 人次,远远高于上一年度的 1570 人次。陆莉表示:“公众的积极加入,有助于为城市公园建设、规划和管理提供更加翔实的数据基础,也有助于更多人了解城市公园对维持城市生态和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意义。”

沙河公园记录鸟种数top1,白骨顶挤进前五

       在北京的各大公园,哪些鸟类是以量取胜的鸟种?与上一年相比,优势种有无变化,变化的原因是什么?那些全年只见一次的高亮鸟种,又有哪些?

       “以量取胜的鸟种前五名变化不大,分别是麻雀、灰喜鹊、绿头鸭、喜鹊和白骨顶。这其中的优势种为麻雀和灰喜鹊(注:优势种的定义为观察数量超过全部鸟种数量10%的鸟种)。另外,上一年top5的白骨顶取代珠颈斑鸠挤进前五名。”陆莉解释道:“这与沙河公园加入鸟调不无关系。 2023年,沙河公园共记录到白骨顶 881只,占所有公园观察总数的12%。同时,记录鸟种数最多的也是沙河公园,共计177种。它的加入对鸟调多方面的数据产生了不小影响,包括湿地鸟类比例的增加。”



沙河湿地的春季迁徙。范丽君摄

       从整体而言,2023年北京市公园全年鸟调共记录到18目55科271种鸟类,相比上一年度增加了9种。记录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8种,比上一年度多4种,分别为草原雕、中华秋沙鸭、青头潜鸭、猎隼、黄胸鹀、遗鸥、东方白鹳、黑鹳。

       其中,引起观察热的“鸟明星”是北长尾山雀、煤山雀、红交嘴雀、锡嘴雀,均为冬季在北京多点暴发的罕见及不常见冬候鸟/留鸟。全年只见一次的高亮鸟种有41种,包括短嘴金丝燕、淡脚柳莺、乌灰鸫、火斑鸠、鳞头树莺、鸲姬鹟、斑背潜鸭、短趾雕、雕鸮、渔鸥等。

       “总体来说,得益于鸟调次数增加,大部分公园记录的鸟种数有所增加,另外少部分公园鸟种数有所下降也是在预期的波动范围内。记录100 种以上鸟类的公园有7个,基本都是面积较大、生境较丰富、历史较悠久的公园,例如圆明园、天坛公园、奥森南园等。”陆莉表示:“2023年度每月分别记录的鸟种数依然延续字母‘M’的走势,即4月、5月和9月、10月的春秋两季是高峰期,冬夏两季是低谷期。其中,春季迁徙季高峰的5月记录鸟种数最多,达到157种;繁殖季末尾的7月记录鸟种数最少,只有70种。”

建设鸟类友好公园,冬季是观鸟入门的好季节

       当前,对城市鸟类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鸟类的群落多样性、生境结构和植被特征等对鸟类群落的影响等方面,城市公园成为开展这些研究的主要区域。作为重要的城市生态空间,公园的环境是否友好,对于鸟类的生存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基于长期持续鸟调所得的基础数据,野鸟会对各公园和观鸟爱好者提出了关于鸟类友好的建议。

       陆莉介绍:“比如,公园应设立相对封闭区域,为迁徙鸟类提供城市中心的‘驿站’;在鸟类繁殖期适当保留一些树洞给鸟类留筑巢空间;多留活水,增设浮岛,冬季通过增设推水器等措施确保活水,给更多的鸭科鸟类提供栖息地。提高绿化密度,保留林下的落叶、种子、果实,冬季适当保留芦苇为鸟类提供庇护所。”

       实际上,城市公园既是面向市民游客的公共空间,也是城市保留自然属性更多的区域。如何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不仅考验着公园的管理智慧,也对人类的行为提出了要求。



五棵松体育馆广场灯架上,燕隼妈妈在喂小燕隼。卷卷兔摄

       “我们可以对公园管理方开展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方面的培训,公园要尽可能保留原有植被,减少人工绿地,增加本土灌草木,分时段播放广播和背景音乐,特别是鸟类繁殖季,尽量减少干扰。夜间控制灯光的亮度和照射范围,减少对鸟类和昆虫夜间节律的影响。此外,公园还可以设立合适的观鸟点,为城市居民提供城市中心的观鸟地。”陆莉说道。

       对于北京的观鸟爱好者而言,春秋两季是北京鸟类迁徙的高峰,观鸟会有比较好的收获,整个迁徙季有机会能看到各类猛禽迁徙。

       春夏之交到夏季是留鸟和夏候鸟繁殖的季节。繁殖季末尾,鸟类不活跃,但是这期间可以学习亚成鸟与成鸟的外观区别。

       冬季由于没有树叶的遮挡,鸟类容易观测,是观鸟入门的好季节。北京的冬候鸟相对种类较少,但是在北京越冬的鸭科鸟类非常多,同时也是记录一些罕见雀形目的好季节。无论什么季节、地点,杜绝投喂、诱拍等不文明行为,才能文明观鸟,科学爱鸟。

       “小时候,常想像鸟儿一样在蓝天自由翱翔。曾几何时,人类对自然的破坏迫使鸟类及其他野生动物的生活越来越窘迫。可喜的是随着自然环境的逐渐恢复,越来越多的鸟类重新进入我们的视野。”在“金龟子”心中,观鸟所带来的身心愉悦,正是人与动物和谐共处的美好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