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页 > 专题栏目 > 2014中华环保民间组织可持续发展年会 > 分论坛三 > 正文

印染废水间接排放的困境--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袁言

时间 : 2015-01-21     来源 : 未知     作者 : admin     点击 : 次     

    我是来自北京市朝阳区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的袁言。这期报告是我们联合绿色江南,还有环友科技在12月底,发布的一期调研报告。刚才李老师也提到了,大家可能更多的关注是在大气雾霾这些方面,其实中国的水环境问题一直都是非常严峻的,我们在2012年到2013年,持续对中国的纺织业,进行了一些持续调研,从三个角度发布了三期报告。从品牌到企业的各个角度进行了一些挖掘,这期报告也是就前三期的结果发布了一个调研的综合性的报告。
    首先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印染行业非常集中,主要位于像山东、江苏、浙江、广东,尤其以浙江为主的区域,印染行业非常密集。而在纺织印染整个行业当中,水资源的能源消耗主要集中在印染环节,化学品消耗也非常集中,对于这些纺织行业密集的地区,环境问题也是非常的突出。我们在这个报告当中会重点关注纺织印染废水集中处理的过程对当地环境的影响。
    国家针对纺织印染业的环境问题也做出政策调整,2012年对废水标准做了大幅提升,表中可以看到,像COD、悬浮物这些标准,直接对半切或者更多。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与很多的零售业品牌进行交流,希望通过他们的采购力量推动这些供应商企业提升他的环境表现,我们也与印染协会,还有供应商进行了多次沟通,希望他们的力量能够参与进来,推动这些企业在面对新标准的时候,提升他们的表现,改善环境问题。
    接下来我们就切入这次报告的主题,也就是印染废水的间接排放的困境。首先提到间接排放是针对直接排放来说的,传统的治理模式下,可能是分散的企业,他们可能会自己对废水进行处理,直接排放到环境中。现在的产业集聚化趋势比较明显。很多工业园区的纺织污染废水,集中到污水处理厂进行集中处理,再排放到环境中。在这过程中有一些问题,很多地方污水排水还是达不到间接排放的标准,还是经常出现超标情况。我们在沟通中发现很多印染企业,他们认为不能达标排放的原因在于他们如果要对自己厂内的处理设施进行升级,耗资巨大,不能直接达到国家的标准,同时他们也缺乏相应的土地规划空间,来新建一些处理设施,同时改造时间也非常有限,他们在2015年前达不到最新的标准要求。当一个企业把他的废水转移到集中处理设施以后,如果集中处理设施的出水还是出现问题,这个企业是否会承担责任呢?其实这个新标准在2012年出台到2013年实施,在这两年过程中面临很多压力,来自于行业协会还有企业。与之对应的是在去年11月中旬的时候,环保部已经就降低标准的要求征求意见,也就是企业如果说他的废水排向一个专门针对纺织印染废水处理的集中处理厂,它的标准可以放得更松。面对这样的趋势,是否这些集中处理企业确实能够适应更松的标准呢?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从2008年2013年,我们对全国污水处理厂环境监管记录进行统计,发现从08年到2013年从300多条增加到1000多条,违规记录、超标记录是逐步在攀升的。
    同时我们也能够看到,江浙地区的这些污水处理厂的分布是非常的密集的,如果一旦有大批量的污水处理厂出现超标排放的问题,当地的那些已经脆弱不堪的水体环境会更加严重。本次报告中涉及的污水处理厂有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江苏常熟的凯发新泉常熟水污处理公司、绍兴市水处理发电有限公司、常熟振新的污水处理厂、江苏常熟的福懋。
    首先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位于萧山区。我们通过浙江省监测平台统计,2014年1月1日到11月底,COD时均累计超标58次,氨氮超标873次。我们也在2013年和2014年进行两次实际调研发现,2013年它的排口在地表, 排口颜色令人非常震惊,当时的气味和声音都非常大,非常令人痛心的一个场景。同时我们在卫星上也能看到,这个排口在下游形成了一条非常明显的色带,它的排放量将近30万吨每天。我们在2014年进行第二次现场调研,现在进行了一项污水排管工程,这个污水处理厂也在进行扩建,将从现在30万吨每天排放量扩大到50万吨。我们之前已经统计了它当前的排放情况出现了多次超标,我们不禁会质疑,如果说继续这样超标排污情况,再加深入江底的排口,是否能够将它的污染问题更好的掩藏起来呢?
    第二个案例是凯发新泉常熟水污处理公司。在长三角地区有其下属的污水处理厂,这张表统计了近几年它分厂的违规记录的原因,对于这家公司来说,在2014年1月到11月,COD和氨氮都出现了上百次的超标,它也存在超标排放的情况,环保信用等级也是表现非常不佳。
    第三个案例是绍兴市水处理发电有限公司,它的处理量在全世界能够排到前列。如此大的一家污水处理厂,它的表现同样是令人非常不乐观。COD、氨氮都有多次超标,绍兴地区没有发布纺织印染废水的一些特征污染物,例如苯胺类的这些指标的监测,那些没有公开的指标是否存在更大的问题,我们对此非常怀疑。
    第四个案例位于常熟振新的污水处理厂。通过江苏在线平台的监测,我们可以看到它在一年内也是有多次超标,同时在07、2011、2012年环境信用等级都是黄色,存在超总量的排放情况。同时在我们NGO伙伴的调研过程中,发现它的污水处理厂产生污泥的填埋处置问题存在疑问,将那些污泥露天堆放在当地垃圾填埋场,这些深埋在土底的污泥会对当地的土壤环境和水体环境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
    面对上述这些问题,我们希望能够探讨出一个解决这些集中处理问题的集中的方案,有一些企业或者当地政府在进行有益的尝试和探索。第一家企业是位于杭州萧山的一家三元集团,它是一家大型的以纺织印染的供应商企业,也是存在一些问题,通过这些平台的推动下,实现了从一个撇清责任到承担责任的转变,有10余家下属企业,排放的废水会通过当地的一家比较小型的污水处理厂预处理,再排放到当地综合性污水处理厂,最后排放到水体环境。但是传统模式下,一旦某一家企业存在超排问题,直接排到后续的污水处理厂过程中,如果没有在线监测数据支撑的话,一旦出现超标,没有办法找出哪家企业的超排问题导致了最后的超标情况。
    这家企业要求它旗下10家印染厂,建立内部的预处理工厂,同时将当地属于镇政府的小型污水处理厂收购过来租赁,通过作为自己的预处理厂,并承诺会要求预处理厂达标,在我们统计中可以发现,它这一家小型污水处理厂占到了临江最后环节七分之一的水量,通过对前面的污水处理厂的要求,我们可以看到临江污水处理厂的压力会大大的减小。三元的这种模式主动承担起责任,将集中预处理设施,并公开承诺承担起党湾污水厂的达标责任。
    第二个企业是位于江苏常熟的福懋,由于凯发存在很多的超标问题,福懋没有自己的数据处理设施。由于凯发接纳其他多家印染企业,一旦凯发出现问题,以当前的处理模式,没有办法能够分清哪家企业的超标排除导致的最后超标问题,最后福懋承诺将凯发这家处理企业纳入它审核的范围,要求更多的审核公司对其进行严密的审核,发现其问题,在此我们也建议它能建立一个更加切实的纳管标准和总量之间的合同,然后明确凯发和福懋之间的纳管协议,也希望福懋能够建立自己的预处理设施,彻底解决它的超标排放问题。
    第三个是绍兴有一个试点,绍兴因为当地印染企业非常密集,可能每家企业如果建自己的预处理设施不太现实,就在他的工业园区内,要求部分企业参与试点,建立一个集中处理的处理设施,这些参与试点的企业能够将他的废水直接排到集中处理设施以后,集中处理设施处理完,达到一定的标准,然后排入深度处理。如果说企业要自行预处理,必须自己有处理设施,然后直接将这些废水处理到满足标准以后,直接排到深度处理企业。但是目前存在一个问题,这个集中预处理设施,它的出水标准还是达不到国家的要求,这也是一个问题,我们希望他们未来能够要求到每家纳管企业,他的信息必须要发布和分别公开,这样能够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有效约束这些企业的行为。
    接下来介绍这些纺织零售业品牌,在推动这个过程中的一个表现和评价。企业环境信息公开指数,我们希望通过品牌利用这些公开的信息,和我们建立沟通,能够合理减少供应链上的环境问题,推动这些问题供应商识别和改善他们的环境问题,提升他们的供应链环境表现,最后实现责任回收,并对这些品牌起到推动效果。
    这是去年品牌的评分,做得好的品牌,在各个环节上都有一定的推动进展。例如他们可以有专人跟进,检索他们的供应链,发现这些供应链上的问题,要求这些问题供应商进行审核整改,同时对这些排放数据和在线监测数据,要求他们进行公开公布,最后实现一些回收和利用。
    最后我们再总结下来,对于一些表现积极的品牌来说,他们虽然说在前面发现问题这个环节做得较好,但是在推动这些问题供应商进行切实整改方面还是存在一些问题。我们在调研中就发现,比如像常熟同禾纺织环境排放就不好。因此建议品牌提升他们对这些问题供应商的整改和推动力度,将这些整改问题落到实处,最后我们会总结我们的一个建议,对于各方来说,对于企业、政府,他们应该携起手来改进他们的表现,首先政府应该加强对这些,不仅是这些企业的监管,同时应该也加大对这些污水处理设施的监管,希望他们能够加强监管,控制最后排入环境的污染物,同时希望每一家污水处理厂能够明确它的直接排放标准和它的纳管的间接要求,同时要求各个纳管企业,要全面公开他们的监管信息和自动监测数据,这样才能够保证分清污水超排的责任,有助于社会推动整改严肃执法。
    纺织企业应该严格执行当前国家对他们的直接或间接排放的要求,这些数据有助于和污水处理厂划分责任,能够清晰认识到当前排放情况,并制订相应的减排方案,同时应该保证监测数据的良好信息公开。
    最后品牌。集中处理这些设施纳入他们供应链管理的部分,通过定期检索他们的监管记录和在线数据,发现这些超排问题,通过这些供应商再来推动他们的这些集中处理设施,改善他们的环境表现。政府和纺织企业应该全面公开他们的监管信息和环评数据。将环境管理延伸到每一个处理他们这些供应商的污水的集中处理设施。最后,我们APP在去年研发了一款手机应用,将全国废弃排放源的实时排放数据和当地的空气质量发布,现在正在进行一个升级改版,会把全国所有水质监测信息以及废水排放源的实时排放信息公布在手机上,公众能够直观发现周围哪些企业存在超排问题,哪些地区的水质情况是非常恶劣,这样的话,以便公众监督,同时我们也建议企业和品牌应加大信息公开力度,积极改善自己的环境表现。以上就是我的分享,谢谢大家的聆听,谢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