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法律中心 > 维权典型案例 > 正文

意大利6专家预测地震失误获刑6年

时间 : 2012-12-04     来源 : 未知     作者 : admin     点击 : 次     

2009年4月6日,意大利北部的拉奎拉地区发生里氏6.3级地震,导致309人丧生。因对地震风险评估有误,意大利拉奎拉地方法院当地时间本月22日以“过失杀人罪”分别判处当时参与地震研究的六名意大利地震专家和一名前政府官员六年监禁。

  这一判决引发国际科学界强烈批评反对。国际科学界认为,当前的科技水平根本无法预测地震,称这是科学“悲哀的一天”,把整个科学界推向了审判席,而这些专家只是一场无法预料的自然灾害的替罪羊。

  七名被判有罪的被告当时都是意大利“重大危险预测和预防全国委员会”的成员,其中一些是意大利著名的地震学家和地质学家,在国际上也备受尊重,他们分别是:

  弗兰科·巴伯里 “重大危险预测和预防全国委员会”主任

  恩佐·博斯基 国家地球物理和火山研究所前所长

  朱利奥·塞尔瓦吉 国家地震中心主任

  吉安·米歇尔·卡尔维 欧洲地震工程学中心主任

  莫罗·多尔切 意大利地震风险办公室平民保护中心主任

  克劳迪奥·伊娃 物理学家

  贝尔纳多·贝尔纳迪尼斯 前平民保护中心技术部副主任

  地震来临前专家建议:

  “只管放心地在家喝红酒”

  意大利拉奎拉地方法院22日对6名意大利地震专家和1名意大利民防局官员作出判决,判处这7人6年监禁。6名地震专家包括国家地球物理和火山研究所前所长恩佐·博斯基、国家地震中心主任朱利奥·塞尔瓦吉和欧洲地震工程学中心主任吉安·米歇尔·卡尔维,在学术界享有声誉。检方指控他们在2009年拉奎拉地震中未能向公众提供准确和及时的预警信息,从而导致309人丧生。法院当天最终认定这7人在评估地震风险以及向公众通报相关预警信息时存在疏忽以及玩忽职守。

  2009年4月6日,意大利拉奎拉地区发生6.3级地震,此前当地曾发生过多次小型地震。22日被判入狱的七名被告当时都是意大利“重大危险预测和预防全国委员会”成员。他们在地震发生前6天曾召开紧急会议,当时的结论是,无法判断小型地震发生后是否会发生大地震,并建议人们“只管放心地在家喝红酒”。结果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导致309人丧生,1500多人受伤,数万人无家可归。地震还造成多处文物古迹严重受损,直接经济损失达100亿欧元。

  拉奎拉所属地区地震频发,分别在1349年、1461年和1703年三次遭遇强震。

  因错误预测地震

  被控“过失杀人罪”

  检察官在起诉书中指控这七名被告在2009年拉奎拉地震发生前发布“不准确、不完整且自相矛盾”的信息,当地政府和居民因此未能及时采取疏散措施,最终导致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检方告诉法庭,一些科研人员的观点是,一个地方发生数十次小规模地震是强震的“典型前兆”,而被告判断那属“正常地质现象”,低估拉奎拉再次发生强震的风险,提供“不准确、不完整且自相矛盾的信息”。检方认定,被告的错误判断属于“重大失职”,寻求法院裁定有罪。

  在22日的庭审中,检察官皮库蒂表示,“重大危险预测和预防全国委员会”未能对拉奎拉地震存在的风险进行及时准确的预报,这种“失误”就如同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2005年没能在卡特里娜飓风摧毁新奥尔良之前对其风险作出准确的评估。皮库蒂表示,作为官员和科学家,这些人有责任对城市人口密度和城市古建筑的脆弱性等因素进行风险评估,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不过,皮库蒂的话遭到被告辩护律师的强烈反对,律师强调,洪水和飓风都是可以被准确预测的,但是准确预测地震是无法做到的。

  法官当庭以“过失杀人罪”判处这7人6年监禁,七名被告终身不得担任公职,并下令被告支付庭审费用和赔偿金。7名被告需要向幸存者和居民赔偿大约900万欧元(约合1170万美元)。依照意大利法律,被告有两次上诉权力,其间不用入狱。

  据报道,预计上述7人将会就判决结果提起上诉。

  被告:

  “我无法理解我因何获罪”

  面对判决,民防局前副局长贝尔纳迪尼斯表示,“无论面对的是神还是人,我都相信我是无辜的。从明天开始,我的人生将发生改变。如果所有司法程序都走完,还是证明我有罪,那我将承担责任。”

  国家地球物理和火山研究所前所长恩佐·博斯基表示,在听到判决后他感到“沮丧”和“绝望”。“我原本以为会宣判无罪,我无法理解我因何获罪。”

  被告的律师马塞洛·派特里形容判决“十分草率”、“难以理解”。

  遇难者家属支持判决:

  “有人要为误导我们付出代价”

  遇难者家属在法庭上表示,由于“重大危险预测和预防全国委员会”的声明,他们没有撤离。检察官在总结陈词中引用了遇难者家属圭多·费奥拉万提的话,地震前几小时他和遇难的母亲通过电话,他说“我清晰地记得她声音里透露出来的恐惧。如果以前,她和我父亲会选择撤离,但委员会的报告让他们留了下来。”

  在意大利法院宣布审判结果之后,地震遇难者家属对判决表示支持。克劳迪娅·卡洛西在那次灾难中失去了她的姐姐,“我的姐姐再也不可能回来了。”她表示,“现在他们(科学家)要开始承担他们的责任了。我们希望看到的仅此而已,我们并不希望看到仇恨继续下去。”

  遇难者家属阿尔多·希米亚说:“我们无法称它是胜利……不管大家以什么方式审视,我挚爱的人不会再回来。”

  当地居民奥滕斯的妹妹在地震中丧生。他告诉法新社记者:“我们不想报复,这些人(被告)也有家人。而知道有人为误导我们而付出代价,算是一种安慰。”

  原告律师维尼亚表示,对这7个人的审判结果将是历史性的,他们将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一事件也将给科学家们敲响警钟,让他们今后在提出建议时更加谨慎。

  原告律师维格纳则说,我们不是要审判科学,像有些人怀疑的那样,我们是要查出这些科学家是不是有过失,或者有不道德的行为。

  国际科研界“一边倒”声援被告

  这一判决在意大利乃至国际科学界引起巨大争议。国际科研界几乎“一边倒”声援被告,一致认为准确预测地震在技术层面不具可能性,称裁决“荒谬”,是科学“悲哀的一天”。5000多名科学界人士向意大利总统纳波利塔诺发出公开信,谴责这一判决。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引述美国地质勘探局地震学家苏珊·霍夫的话说,这对科学界来说是“悲哀的一天”,情况“让人不安”。霍夫甚至将这一判决形容为欧洲历史上的“女巫迫害”事件。

  美国南加州大学地震学家汤姆·乔丹认为,这一事件让全世界科学家都感到震惊。在2009年拉奎拉地震后,他曾担任当地一个与地震预测有关的国际专家委员会领导成员。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科学界的主流观点都认为这一判决不公平。他还指出,目前的技术水平无法精确预测地震,“我们只能做到以一个相对较低的概率来进行预测”。

  英国牛津地球科学专业科研人员理查德·沃尔特说,案件涉及对科学的错误传递,“科研人员给出慎重、合乎科学的信息,我们不应当把他们送进监狱。”“这开启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沃尔特说,“我担心它会阻碍其他科研人员就自然灾害提供建议,以帮助社会。”

  在判决结果公布之后,欧洲地球科学联合会主席克拉夫奇克表示,该联合会对这一事件予以高度关注,这不是仅仅把地震学,而是把整个科学界推向了审判席。所有的科学家都对此感到非常震惊。克拉夫奇克表示,欧洲地球科学联合会正在计划发表一份强烈声明,希望这些意大利科学家能够免除牢狱之灾。全球最大综合科研机构之一美国科学促进会此前也多次表达了对这一审判的关注,该协会指出,可靠的地震预报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些科学家们应该做的就是告诉民众存在发生地震的可能性。因此针对他们的指控是“幼稚和不公平”的。该协会地质学家布鲁克斯·汉森说,意大利经常发生小规模地震活动,绝大多数没有触发强震。如果地震学家每次都发出警告,会导致大量误判和民众恐慌。也有科学界人士表示,地震中房屋倒塌进而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政府的建设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也难辞其咎,不应该将全部过错都推给科学家。

  在微博客网站“推特”,不少网民以意大利17世纪天文学家加利莱奥·伽利略类比被告科研人员。

  专家解读

  该事件与地震预报并无实际关系

  “这次意大利科学家的问题尽管涉及地震预报事件,但其实和地震预报本身并无实际关系,不应该将两者混为一谈。”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孙士鋐表示,首先应该搞清楚这几位专家为什么会出来说不会有地震发生,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如果是当地政府委托他们来发布消息,那么他们的预报就是合法的,而不该承担法律责任,司法部门也不应该去追究他们。以中国为例,各级地震局承担着地震预报等功能,如果社会上出现一些有关地震的不实谣传,那么政府会需要地震局的专家出面辟谣,此时,专家的行为是得到政府授权的。

  他指出,如果不是政府委托地震专家发布的消息,那后果就很难说了。“作为地震预报专家,你如果有能力否认地震发生,就该有能力预报出地震。”“就这个事件来说,我个人认为不应该去追究地震究竟能不能预报,关键在于预报行为有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孙士鋐说,这次事件中恰恰造成了人员伤亡、社会混乱和经济损失等严重后果,自然会被追究责任。事实上,社会上其他很多领域也会出现一些谣传,一旦造成人员伤亡和社会混乱等严重后果,相关人员同样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至于学术界普遍认为“对这6名科学家的指控可能会造成‘寒蝉效应的问题,孙士鋐则一再反复强调“该事件跟地震预报本身并没有关系,如果这一点在社会上讲清楚了,在学术界不应该会有负面影响”。本报记者 刘欢

  外媒评论

  对自然灾害研究领域专家

  判决无异于一记重拳

  英国广播公司:亚平宁山脉充斥着许多地质学上的“断层”,被称为“鹰之城”的拉奎拉长期以来饱受地震之苦。当地许多曾经辉煌一时的古建筑都经历了多次整修和重建。

  在拉奎拉,人们担心的不是“会否”发生地震,而是下一次地震“何时”发生。但显而易见的是,目前还做不到准确预测地震,当今的科技水平还不具备这种能力。现在人们能做的只是对风险进行评估,对未来某一时间发生某一级别地震的可能性进行评估。

  意大利对地震科学家进行起诉的决定引起了全球的谴责。众多学术机构都表示,要准确预测2009年4月6日拉奎拉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但意大利政府表示,起诉这些科学家和是否具备准确的预测能力无关,而是因为他们对这一事件处理不当,未能充分对风险进行评估,面对重大风险,却向民众作出了误导性的安慰。

  无论意大利政府的理由是什么,这次判决对该国自然灾害研究领域的专家来说都无异于一记重拳。今后,科学家对发布声明势必将慎之又慎,因为他们担心这些科学声明与生俱来具有的不确定性可能让他们惹上官司。

  链接

  准确预测地震依然困难

  日本废除地震预知委员会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日本地震学会日前宣布废除学会内部的地震预知委员会,称就目前的地震学水平,难以准确预知地震发生时间和地点。

  日本地震预知委员会并没能提前预知“3·11大地震”,曾招致各界批评。

  日本地震学会17日在北海道函馆市举行的秋季大会上宣布了学会的改革行动计划。计划指出,准确就地震发生时间、地点等进行预测在现有条件下依然非常困难,应就此详细向社会进行说明。行动计划指出,社会上对准确度很高的地震预测抱有很大期待,希望能由此发出警报,但在现状下依然很困难。

  (本版文字除署名外均综合本报驻布鲁塞尔记者易明灯、新华社记者报道)
(本文来源:北京日报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