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页 > 专题栏目 > 2014中华环保民间组织可持续发展年会 > 分论坛八 > 正文

现场交流--公众环境研究中心马军

时间 : 2015-01-21     来源 : 未知     作者 : admin     点击 : 次     

现在确实有需要对行业进行自律的部分,对我们自身的自律以及整个行业的自律有其必要性。因为我们有更多的机构,环保组织在这两年还是取得相当蓬勃的发展,而我们的工作也从最初的相对比较非对抗性的一些项目扩展到更多的领域,很多的多样性。这中间形成了一些冲突性,带来了很多复杂的情况。这个必要性增加了,同时这些工作带来的风险方面,张伯驹描述很多都是作为我们机构或者是行业,对社会和行业推动有益,另一方面有风险。同时有了很多的可行性。20年前像自然之友最初成立时,那时候相当多的组织不是在一个特别清晰的状态下,法律边界不是很清楚,整个资助方面少之又少,那时候条件又不是特别的具备,有很多灰色的领域,但是现在条件跟当初不太一样。我觉得我要想更多的支持性机构包括我们环保联合会,包括这些独立的基金会这两年有很大的成长。
自律本身不仅是对自我的约束和限制,像刘所长所言他也是赢得公众的信任、公信力重要的途径,会带来很多机会。做环保挑战巨大,需要更多的社会支持,如果这个行业能够获得公信力的话,一定会得到更多的支持。
    作为一个机构,我们自身也在工作中或多或少在开展这样的自律工作,当然法律肯定是我们一个体系,我想对于任何一个机构来讲,遵守法律都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工作中间我们希望去了解这么多重点污染源分布在什么地方,开展定位工作,有一条原则是不进入到企业的厂区内,毕竟厂区内是企业他的法律所属管辖的范围,我们没有经过他的许可还是不宜进入企业当中去,在他的门口拍下一张照片形成这样的定位就可以完成我们的工作。这点我们也一直在坚持。有些我们甚至说需要有一些超越的法律更高的要求,比如刚才张伯驹讲了我们有绿色供应链的项目,同很多企业打交道,现在都是与上千家的企业在打交道。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有约法三章,比如我们参与第三方监督审核过程当中约法三章定的比较细,其中包括不能去参加一些企业所提供的KTV、洗脚之类的,实践中出现过这样一些情况,这在机构中是作为零容忍的项目。严谨,基于事实这也是非常关键的部分,刚开始做污染源确定,主要靠政府发布的这些信息,必须对我们发布信息的来源进行充分的审核比对,包括现在的这些工作做到更深一步。比如我们和证券时报刚刚开始做榜单,上市公司环境风险提示的榜单。从这周二开始发布,下周二开始第二期,每周发布榜单。可以想见在上市公司,毕竟上市公司在负面的信息下有可能会受很多的影响,我们这对个信息的真实性、数据来源准确性这些甄别需要做到相当严谨,比之前要求更高了。聘请专门的律师事务所为我们提供法律这方面的咨询。
    最后,大家也可以通过合作,整个行业、很多组织可以一起提供相互之间的共同自律。绿色选择联盟比较重要,今天很多绿色选择联盟的伙伴都在。这个过程中间,实际上我们也订立了非常严格的处理,和企业打交道的规则。我们手头在运行这样的污染地图数据库,里面有18万条企业的超标违规记录。很多时候这些企业由于绿色采购的压力,他们的整改面临很多压力,如果不整改失去订单。有时候整改成本非常高,像最近的在浙江一个项目涉及到的投资就是两亿元,两亿元整改,你可以想见这些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可能给予环保组织诱惑,也可能动用他的力量给予各种各样压力。是绿色选择联盟的机制使得我们可以抵御诱惑,撤出任何记录都需要全体大家共同议定,都去看过一个的审核过程。NGO监督之后形成一个公开的报告,七天之内这些组织大家都没有意见,这个记录才可以撤除,这对我们是一种制衡。但是这些诱惑和压力来到我们这,包括一些地方政府过来压力的时候,几十家的组织共同形成这样的决策机制,使得最后可以告诉政府我们有这样的机制,如果需要压力的话,需要几十家的机构共同通知一起开会,最后大家都认为这样的机制下是可信的,最好还是解决这个问题,企业去公开处理它的问题会更好。不是自律,这样的制衡对我们的工作起到一个极大的帮助,今天特别感谢共同参与的绿色选择的伙伴,谢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