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页 > 专题栏目 > 2014第十届环发论坛和第六届环境友好成果展览会 > 新闻发布 > 正文

优化战略应对生态环境风险--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夏光

时间 : 2014-09-18     来源 : 未知     作者 : admin     点击 : 次     

 
 
     “十三五”即将到来,公众对制定新的发展规划充满期待。在发展与保护环境的关键时期,我认为“十三五”仍会把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发展这些话题,作为十三五规划的重点内容。为了做好十三五的规划,我们需要对未来的形势有一个展望,更要对当下生态环保的风险有着深入把握。
总体来看,未来生态环境变化的趋势比较复杂,问题突出。从环境质量的风险来看,当前的形势仍很严峻。例如水污染,从表面看,一些大尺度的环境问题有所好转。但一些地方的河流水系仍面临更加严重的压力。局部的水污染,由于居住环境问题脏乱,农村的小河有较重的蔓延趋势,镇随着城市产业转移到农村,会给当地带来很大的问题。
    从数据来看,城市饮用水的合格率在上升。但农村地区还有一部分解决不了饮用水安全。在环境的真实状态和监测数据及得出的结论之间,老百姓也存在着疑问。这并不是说,某一个方面有什么问题,而是我们监测体系对环境的监察,还缺乏一套科学的办法来真实的反应现状。现在公布的数据总体可信,但是数据覆盖的范围有限。好在我们已经加强了环境监测方面的一些基础建设,借助卫星观察我们的生存环境。
就空气质量而言,未来也是一个问题比较复杂的领域。如果用一些固有的长期监视的监测指标反应,很多年来城市大气质量确实有所改善,过去的煤烟性的污染减低了,但是我们综合的PM2.5又出来了。大家所关心的雾霾,仍是一个大问题。大气污染防治计划,不可能在一两年内见到效果,还会有一个持续的过程。
    从土壤污染方面,未来的风险更加突出。因为土壤污染不太容易看得到,只有出现了明显污染的时候,才进入我们的视野。这时,污染已经渗透到土壤里面,渗透到地下水里面去了。所以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较重,未来质量也是令人担忧。
    第二个是人群健康方面的风险,就近几年的观察来看,人群健康的发病情况跟污染变化的情况一致性是比较高的。虽然我们不能直接说空气污染一定会引起健康疾病,但空气污染与人群肺癌发病率有着显著的关系。在城市里面,呼吸道系统、血液循环系统的门诊量在上升就是跟我们环境状态有着不可忽略的联系。
    第三个是社会稳定方面的风险,近几年来出于各种原因,有的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有的处于对环境的担心,有的是环境污染损害得不到公众的赔偿,出现了很多群体性事件,无论是垃圾焚烧事件也好,都表明我们进入了一个高风险时期,未来社会更加关注环境问题,也更加容易出现社会不稳定的一个时期。
第四个大的风险是生态安全。就是我们讲的“底线”。中国的生态环境越来越接近它能承受的“底线”,比如像雾霾这样的事情,实际表明我们空气质量承受不了那么多污染物,是突破底线的。第五大风险是区域平衡,一些中西部地区,沙漠里、戈壁滩上的污染正在加剧。不但东部地区遭到污染,中西部地区也受到威胁。
    最后一个风险,是国际影响的风险,也就是国家形象和国家利益。都会因为环境问题承受的损害,而承受更大的压力。中国在国际上的环保形象不能算是好的,还存在着很大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们做的远远不够。
未来的生态环境风险是显而易见的,也是不轻松的。影响未来生态环境风险,有正反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方面能够遏制抑制这些风险的因素,另外还有推高风险的因素。
从正面来讲,中央展示了空前的生态文明建设的意愿,这是最有利的因素,党中央下了决心,并制定了战略规划,坚定的改革让老百姓充满信心。第二个是干部利用导向制度,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在制度框架下会加大力气加速环境治理。
    但是一些不利于减轻生态环境风险的因素也不容忽视。首先,生态环境回旋余地大大降低,我们原来生态环境的老底用的差不多了,现在交通比较便利的沿江沿河布置了大量产业容量增加空间变得极为有限。
第二是我们经济发展对生态环境的结构性压力是持续存在的。当前的经济结构,需要逐步的调整。在未来的二十年内,我们或许还会因为结构的调整出现一些新的问题。
第三是我们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离离现代化的要求有很大差距。无论是环境的法制建设、执法守法意识和我们监管能力、各种各样的现代科技手段,离我们要达到的环境目标,确实有很大的差距。
    最后一个大的问题,我们还要采取整体化战略,并制定很多细的做法。首先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宏观整体上着眼,不能单纯增加环保的一些措施,多投入资金不是根本之策,要从政治经济文化建设上通盘考虑,并纳入环境保护的战略要求。
    要在政治领域方面要进行改革,要增强党和国家对环境保护政治领导力,综合政协制度,大部门体制改革等等,推进领导力的全面深化。
    经济领域,要实行环境有限、生态优先的原则。要通过发展的产业政策,淘汰落后产能,污染减排,促进区域平衡发展,绿色产业发展。
    开放民间能量,提升社会力量在生态环保中的力量,实行一种综合的治理,社会保护力量是一种新的力量,通过一种严格的法制,我们引导公众能够参与到生态保护中间来,既要起到监督的作用,还要起到自律作用。
    最后一个建设,就是要改变我们的价值观,有很多人认为是一个软的,看不见的,没什么用的东西,当务之急是花钱投入,实际上真正能够改变人类行为的,价值观是最重要的因素。有了这个优秀的“天人合一”的文化传统作为基础,我们的绿色发展才不是空话。按理说生态文明建设应该成为十三五发展规划的总基调,这一条我们应该更多的来呼吁,争取使它变成现实。

相关新闻